【世界杯战术板】苦寻天命之子 勒夫造德国战车新王朝

四年前的决赛功臣、在球迷中人气颇高的格策,在英超录得两双数据、荣膺PFA最佳青年球员的萨内,参加过联合会杯且在转会拜仁后保持着极高进球率的瓦格纳,在俱乐部呼风唤雨的小球队招牌弗兰德和彼得森……这些足以在其他国家队中占据一席之地甚至角逐主力的球员,全部落选了德国2018世界杯大名单,勒夫对锋线人选的择定引发了舆论很大的争议。

历史上的日耳曼战车从不缺少优秀中锋,但在两年前的欧洲杯上,勒夫在9号位先后使用了戈麦斯、格策和穆勒三名球员均未能达到预期效果。新时代的德国队拥有令人艳羡的人才储备,勒夫从2017联合会杯开始就在不停地从一份近50人的候选名单中进行筛检,在先后完成防线和中场的建设之后,调试锋线就成为了勒夫在“临考”阶段最重要的工作。经过一系列热身赛之后,勒夫基本确定了以维尔纳为支点、二线队员全面参与的进攻体系。

在这个日耳曼战车完成自我重塑和再造的时期,德国足坛涌现出了大量技术细腻的中场和中卫。令人颇感意外的是,昔日巨星辈出、人才鼎盛的中锋位置却出现了人才凋零的局面,在克洛泽不断进化带来的战术红利消失后,中锋位置就成为了德国队阵中最薄弱的环节之一,勒夫在一些重大赛事中甚至不得不尝试无锋阵来满足整体战术的要求。

德国队缺少优秀中锋,这在很多年前是无法想象的事情。创造了伯尔尼奇迹的拉恩,永不疲倦的进球机器盖德-穆勒,值得信赖的大场面先生鲁梅尼格,效率不俗的替补神锋比埃尔霍夫,世界杯射手王克洛泽,德国队在世界大赛中取得好成绩总是与顶级射手的贡献密不可分,这一规律到2014年世界杯时被打破了。

德国队在2014年世界杯的7场比赛中打进了18球,队内首席射手是在小组赛阶段客串中锋的托马斯-穆勒(5球),接下来是替补边锋许尔勒(3球),正印中锋克洛泽与格策、克罗斯同以两球位列第三位。在两年后的法国欧洲杯上,德国队在6场比赛中仅打入7球,世界冠军先后遭到了波兰和法国的零封,首席得分手戈麦斯只有2球进账,与其分享出场时间的另一名箭头人物格策更是颗粒无收,日耳曼战车遭遇了多年未有的大赛进球荒。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功利主义思潮大行其道,德国足球便失去了贝肯鲍尔时代所坚持的技术足球风格,而蜕变成为了一支以高中锋为支点、执行速度型打法和冲吊战术的力量派球队。直来直去的球风规避了德国队不擅长细化中场组织的弱点,突出了前锋冲击力较强且门前基本功扎实的优势。克林斯曼和勒夫对德国足球最大的贡献就是帮助他们完成了战术层面的“拨乱反正”,德国足球走技术化路线并不是崇洋,反而是对七十年代那支巅峰球队的致敬。

很多人认为德国足球的技术化改革让日耳曼战车失去了铁血因子,但中锋群体衰落不是德国足球的个例。随着单箭头战术和大陆流打法的流行,大部分欧洲国家都在追求整体打法和技术足球的同时“关闭”了传统射手生产线,来自南美的射手成为了各大联赛射手榜上的佼佼者,欧洲射手因为在反哺中场环节消耗了太多精力,反而失去了杀手的本能。

不仅仅是一向注重力量和速度的德国很少出产全能中锋,就连西班牙、葡萄牙和意大利这样的传统拉丁派球队,也很少能够出产具备9号半属性的前线支点。越靠近禁区对技术能力要求越高,执着于控球的理念不但造成了各级青训重视中场、轻视前锋的问题,也放大了德国前锋的技术缺陷。勒夫在2014世界杯和2016欧洲杯上先后安排穆勒和格策担任中锋,既是为了深化控球,也是全能中锋缺失的无奈之举。

基于不同的战术理念和资源配置,国家队教练在选材和用兵方面的差异很大。世界大赛备战周期短且比赛密度很大,球员之间的配合娴熟度无法和俱乐部相比,各路主帅普遍采取复制俱乐部班底,或给予核心球员较高的战术自由度,来简化战术建设的过程。随着海外兵团规模的不断扩大,德国国家队的主力阵容已经不是拜仁系和多特系的简单拼接体。勒夫需要花费很大精力去统筹调配各种风格的球员,但这没有让他放弃将德国队打造为一部精密战车的计划。瓦格纳和萨内的落选并不意外,前者依赖于后排支援而无法反哺中场,后者在国家队比赛中总是沉溺于个人炫技,他们都不是勒夫理想中的团队型球员。

当然,勒夫在追求极致团队精神的同时,也很注意变通和迂回,放弃华而不实的无锋阵就是他在本次世界杯备战阶段最重要的决定之一。在2012年欧洲杯之前,勒夫在战术建设方面的主要工作就是重塑中后场,他废除了代表老派德国足球的盯人战术和自由人体系,依靠出球中卫和拖后的技术型中场来提升球队的技术含量,尝试了意大利式的非对称边卫组合,不断堆积技术型中场来寻求极致传控。

在多次输给西班牙之后,勒夫意识到了德国球员在个人技术和整体组织上均无法达到Tiki-Taka 的要求,循规蹈矩的传控不足以帮助他们战胜同级别强队,他在2016欧洲杯上重新起用了戈麦斯,打造了一个以克罗斯为核心的立体作战体系。若非戈麦斯在半决赛开打之前受伤,日耳曼战车完全有希望越过东道主挺进决赛。

为了给一队球员提供更多的休息时间,勒夫将2017联合会杯看作是考察边缘球员的练兵场。为了达到锻炼队伍的目的,勒夫选择了操作难度较大的三中卫阵型作为体系蓝本筛选替补球员。球风老派的古典中锋瓦格纳在小组赛首战后就遭到弃用,这为他在一年后落选大名单埋下了伏笔;在俱乐部时期司职二前锋的施廷德尔被推上了阵型顶端,当这种酷似无锋阵的战术遭遇瓶颈的时候(1-1战平智利),勒夫祭出了他的底牌——德国现阶段年轻前锋中的最强者维尔纳,莱比锡射手凭借3球2助攻的数据加冕联合会杯最佳射手,基本锁定了国家队首发前锋位置。

勒夫的原计划应该是力推维尔纳,将无锋阵作为备选方案,在部分时段启用双前锋体系应急。施廷德尔的赛季报销打乱了勒夫的计划,他不得不放弃无锋阵和双前锋的构想。从勒夫弃用格策、萨内以及与戈麦斯风格相似的瓦格纳等细节上可知,德国队在世界杯期间将减少战术试验的频率,卫冕冠军将在4231的稳定架构内进行深耕细作。

在德国队最终的23人大名单中,有13名球员参加过去年夏天的联合会杯。勒夫对那些已经在一年前通过“测试”的球员给予了充分信任。德拉克斯勒在巴黎失去了主力位置却依然能够出任国家队首发,维尔纳本赛季表现不够稳定却依然可以成为中锋位置的首选。两名年轻球员的经历不禁令人想起了当年的波多尔斯基,科隆王子从未在豪门中证明自己却总能在世界大赛中出彩,勒夫的眼光和手腕令人叹服。

维尔纳现阶段的核心竞争力就是反击中的长途奔袭,以及阵地战反越位后的前攻,这两项技能的发挥都需要依赖于空间。一旦陷入阵地战的缠斗模式,维尔纳就会暴露出缺少背身对抗的技巧,脚下技术和节奏缺少足够变化,主动依靠身体压制对手后卫的意愿不足的问题。

维尔纳以惊人的速度刷新着德甲年轻球员的各项记录,然而,在跟随莱比锡夺取德甲亚军之前,这位年轻前锋从未将天赋兑现为即战力。哈森许特尔的悉心让他在短短一个赛季中进阶为德甲顶级射手,联合会杯金靴吊足了德国球迷的胃口,在萨内落选之后,维尔纳已经成为了新一届德国国家队中最受球迷期待的新星之一。

当然,刚刚过去的2017/18赛季对维尔纳而言是比较艰难的,这位22岁的年轻人还不适应双线作战的压力,其与皇马和英超球队之间的绯闻也随着进球率的走低而偃旗息鼓。即将到来的世界杯对维尔纳来说十分重要,他需要用双线战场的出色表现来吸引豪门的注意,完成其加盟海外豪门的梦想。

在中锋位置使用跑动和压迫能力出众的维尔纳,在二线梯队中安排托马斯-穆勒和罗伊斯两名精于无球进攻的球员,在后腰位置使用擅长衔接和插上的赫迪拉配搭克罗斯,勒夫在力所能及的范围内打造出了一个向前能力极强的中轴线,他的目的就是要依靠中场甚至是卫线的后上力量,形成多人次、多梯队的冲击波来弥补维尔纳支点能力不足的缺陷。从对阵奥地利和沙特的热身赛中,我们可以发现德国队已经不再执着于控球,勒夫明显希望在更多的时段将比赛纳入对攻或拉锯战的态势,以发挥己方前场冲击力强、中场核心擅长调度、后场回追速度快、门将活动范围大的优势。

毫不夸张的说,德国队或将在勒夫时代的第十个年头完成一次光荣复辟,那支在2016欧洲杯上过于拘泥于传控的球队即将成为了历史,当年由克林斯曼和勒夫共同打造的攻势风暴,很可能会再度席卷世界杯赛场。兜兜转转后回到原点,勒夫的这次变轨并不意味着德国队出现了战术倒退,恰恰相反的是,随着诺伊尔、胡梅尔斯和克罗斯的成熟,德国队在快节奏对冲状态下控制失误和发现空当的能力较之12年前已经有了质的提升,他们完全有能力在与同级别对手的较量中达成比对手多进一球的目标。

勒夫在德国国家队的位置上已经工作了十年,能够在这个流行“休克疗法”的时代中独树一帜,“战术狐狸”成功的秘诀就是永远保持进取和求变之心,敢于放弃老化的阵型、体系和人员,在选材、建队和用兵时虚心听取外界的建议,不被狭义上的控球和防反理论所束缚,一再围绕如何灵活地使用核心球员来做文章。从提携克洛泽完善控球战术,到重用戈麦斯编织立体进攻网络,从使用格策和施廷德尔追求极致的无锋冒险,再到拔擢维尔纳打造流动式进攻体系,勒夫在建构锋线时思路之开阔令人叹服不已,联合会杯的成功已经说明了以维尔纳为轴心的新型攻击线足以和任何强队掰手腕,他们需要的就是在世界杯上延续一年前的节奏。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