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严新国标“吹哨” 婴幼配方奶粉淘汰赛

两年缓冲期已过,“史上最严”婴幼儿配方奶粉新国标(以下简称“新国标”)于2月22日正式实施。按照规定,新国标实施后只有通过新国标配方注册的奶粉产品才能在中国境内出售。这份被称为“史上最严”奶粉新国标在原料标准、配方营养素和安全指标等方面都进行了调整并作出更为严格的要求。当婴幼儿配方奶粉注册门槛被进一步拉高,实力强劲的头部乳企与中小企业之间的差距被进一步拉开,奶粉市场也将开启新一轮淘汰赛。

新国标的制定可以从三年前说起。当时,随着国际上对母乳成分、婴幼儿营养素需要量以及婴幼儿配方食品的研究不断深入,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欧盟、澳新等国际组织和国家也陆续开展婴幼儿配方食品标准的修订工作。为更适应中国婴幼儿的营养健康需求,国家卫生健康委组织对现行婴幼儿配方食品系列标准进一步修订完善。

2020年12月30日,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发布关于印发《乳制品质量安全提升行动方案》的通知,要求加大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许可的审查力度。3个月后的2021年3月18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发布《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婴儿配方食品》(GB 10765-2021)、《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较大婴儿配方食品》(GB 10766-2021)和《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幼儿配方食品》(GB 10767-2021),并规定新国标自2023年2月22日起正式实施,以便为奶粉企业留出调整期。

新国标最大的改变是将《较大婴儿和幼儿配方食品》(GB10767-2010)细化分为了《较大婴儿配方食品(GB-10766)》和《幼儿配方食品(GB-10767)》,在蛋白质、碳水化合物、微量元素以及可选择成分等部分作出了更明确严格的规定。

具体来看,新国标对原料标准更严格。如1、2段明确分为乳基和豆基两类,婴儿配方食品中所使用的原料和食品添加剂不应含有的物质由“谷蛋白”改为“麸质”;婴儿和较大婴儿配方食品不应使用果糖、蔗糖以及果葡糖浆等含有果糖和/或蔗糖的原料作为主要碳水化合物来源。

此外,新国标要求配方营养素更精准。如在维生素方面设定了部分指标的最小值/最大值,以保证营养素摄入的充足性/安全性;考虑豆基婴幼儿配方食品对铁、锌和磷吸收利用率的影响,还增加了豆基产品中对铁、锌、磷含量的单独规定等。

在乳业独立分析师宋亮看来,目前婴儿配方奶粉的标准是在国际食品法典委员会、欧盟等配方基础上延伸出来的,与欧美国家相比,我国现在的配方水平要更高。“许多国家的标准在原料使用上比较粗糙,会允许添加香兰素、香精、蔗糖等,而我国标准是不允许添加这些原料。”宋亮说。

根据市场监管总局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产品配方注册问答》,自新国标实施之日起,生产企业应当按新国标注册的产品配方组织生产,也就是说,新国标实施后只有通过新国标配方注册的奶粉产品才能在中国境内出售。

对于乳企来说,产品只有通过新国标才能参与到后期的市场竞争,而如何更快更多地让产品通过新国标注册成为各企未来竞争中的重要砝码。雅士利相关负责人介绍,在科学配方、首创技术的加持下,瑞哺恩恩至和瑞哺恩菁至已经通过新国标注册,其中应用的MLCT结构脂成分是新国标目前唯一获批写入配料表里的创新成分。

国家市监局食品评审中心的批件发布信息显示,在过去两年间,多家乳企的婴幼儿配方奶粉产品通过新国标注册。直到新国标正式实施前的2月15日,仍有最新一批《婴幼儿配方奶粉注册批件(决定书)》公布,光明优幼、美赞臣蓝臻、雅慧婴儿等50款配方奶粉通过了新国标注册。

据了解,目前包括伊利旗下金领冠有珍护、菁护等8个品牌、24个配方;惠氏旗下惠氏启赋蕴淳、惠氏启赋等全线个配方;贝因美旗下贝因美爱加、可睿欣等6个系列、18款产品;越秀辉山的玛瑞系列等多家乳企产品已通过新国标注册。

在宋亮看来,消费者在选购婴幼儿奶粉产品时比较敏感,过去面对市面上眼花缭乱的各式产品,宝爸宝妈们要仔细地查配料、看品牌、做比对等。而新国标为消费者筛选出了配方品质更高、更贴近中国婴幼儿营养和体质的产品,让消费者不用再花费那么大的精力和时间去看配料,可以更多关注渠道服务能力等方面。

对于乳企来说,通过新国标注册意味着在研发创新上投入更多的精力和资金,而一些研发能力较弱的中小企业也将被淘汰掉。

惠氏相关负责人告诉北京商报记者,新国标的出台,意味着婴幼儿配方奶粉要在品质上进入一个新的阶段,驱动婴幼儿配方奶粉回归配方本身。目前,惠氏营养品全线产品已通过新国标批准,未来惠氏将在科研能力、配方优势、生产工艺等方面继续加大投入。

科研能力是考量企业能否通过新国标的重要标准之一。据飞鹤相关负责人透露,2016-2021年,飞鹤的研发费用复合增长率为98.4%,研发人员扩充了3倍。“从蛋白质、脂肪酸、OPO等多个方面进行研发创新,并在新国标产品中实现了成果转化。”飞鹤相关负责人说道。

在宋亮看来,奶粉新国标的正式实施将促进奶粉行业的集中度进一步提升,具备综合硬实力,在产品差异化创新、品牌口碑建设、科研投入等诸多方面都具有优势的企业,更能获得市场;而资历差、门槛低的小企业则可能会面临重新洗牌,一些企业的市场竞争能力差、自身产品资格不足,未进行新国标注册,基本上会被淘汰出局。

“当前婴儿奶粉的市场格局集中度非常高,前十家龙头企业市占率达到80%以上,其中国产三大企业飞鹤、伊利、君乐宝以及外资两大企业雀巢、达能,基本上占据市场60%左右的份额。奶粉市场的价格战还在进行,但奶粉库存消化良好,到去年底,国内奶粉渠道库存下降了60%,龙头企业库存趋于良性。新国标的实施,将成为中国奶粉价格重塑、市场秩序恢复的重要契机。”宋亮说。

在广科咨询首席策略师沈萌看来,对消费者而言,新国标的意义在于严明标准,有助于保护消费者利益;对行业而言,新国标可以进一步加强对行业的管理力度,推动行业更高质量发展,提升优势品牌的竞争力。同时,新国标通过不断提升产品质量要求,加速市场格局的迭代、清除落后产能,对于企业在研发创新方面的建设也提出了更高的目标。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