曼联无缘欧冠联赛16强 格雷泽“圈钱链”危矣

去年夏天鲁尼等3名球员到来,令曼联球员工资总额上涨13.2%,达到4270万英镑。当曼联宣布2004年财政年度税前盈利时,几乎所有矛头都指向了购进巨星和球员工资上涨。

数据显示,税前盈利与2003年同期相比下降了53.7%,只有1240万英镑(2003年同期数字为2680万英镑)。

于是今年夏天曼联不再有大手笔,一共只引进了朴智星(400万英镑)、范德萨(200万英镑)两人,支出仅600万英镑,比去年引进鲁尼时小气了很多了。克莱伯森、菲尔·内维尔分别以200万英镑、350万英镑的身价转出,两相抵扣,曼联仅付出50万英镑。但当初引进克莱伯森时花了600万英镑,租借到西汉姆联队(租金未知)的贝利翁也是300万英镑,实际上,是亏掉了约750万英镑,尚且不论免费转会的里卡多和卡罗尔。

由于“爵爷”看人走眼,近几年曼联在球员买卖上就没捞到什么好处。曼联CEO吉尔3月份说过,没有什么人是不可以炒掉的,包括弗格森自己。尽管吉尔事后辩解说是媒体误解了,不过,上周三的冠军联赛曼联小组赛便出局后,谣言已经满天飞了,现执教澳大利亚队的荷兰人希丁克似乎摆上了讨论桌,尤文图斯现任主教授卡佩罗也在考虑之列。而弗格森现有合同的年薪是400万英镑,假如半途解约,曼联需支付200万英镑违约金,在希丁克和卡佩罗都没有明确表态的情况下,曼联与弗格森合同期满后再分手似乎更划算:省掉200万英镑,而且曼联在英超赛场上也有了起色。

格雷泽收购曼联股票期间,曼联球迷无数次以等方式表示反对,到了5月份格雷泽成功收购曼联大部分股票后,曼联球迷表示要坚决主场比赛。没有球迷=没有利润。按照俱乐部2004年税前盈利看,门票销售占盈利的1/3,尽管上赛季结束后球迷们用垃圾和口水欢迎格雷泽的3个儿子视察老特拉福德,尽管球迷们以“焚烧季票”来表示罢看的决心,但42072张季票的销售数仍然宣告了“罢看同盟”的失败,球迷围巾、球衣等销售问题也迎刃而解。

对于“胜也爱你,败也爱你”的英超球迷而言,球赛是他们生活的组成部分,这可以从曼联对阵弱旅的上座率看出:2002年同匈牙利萨勒格萨队交手时,共有66814人到场观看;2004年迎战布加勒斯特迪那摩时,也有61014名观众到场。这个现象的产生,可以用一个社会现象来解释:一个地区球迷的数量有时与失业率成正比,曼彻斯特人均年收入约为3.4万英镑,曼联球迷更多地视球队为一种精神寄托,更难以割舍自己热爱的球队。

当曼联计划每年门票上涨10%(计划5年内上涨54%,平均票价由29.9英镑上涨至46英镑)、成绩又节节败退时,曼联球迷还经受得住考验吗?显然没有一个准确的答案。相比之下,切尔西所在地伦敦人均年收入为4.3万英镑,当门票每年上涨10%时,成绩和球迷收入是两大保障。

11月23日晚曼联对外发表声明,承认与沃达丰结束赞助关系,这个决定是“他们(沃达丰)的选择,而不是我们的”。

沃达丰与曼联的合作始于2000年,是在曼联抛弃了合作18年之久的夏普之后。最新一份合同于2004年签订,沃达丰将为曼联提供4年、每年900万英镑的赞助,提前两年结束合同,曼联的损失为1800万英镑。结束合作是双方共同促成的:对于格雷泽而言,900万英镑的赞助太少了,因为赞助切尔西的三星公司每年掏1000万英镑、赞助尤文图斯的TAMOLI能源每年掏1500万英镑、赞助皇马的BENQ每年掏1600万英镑;沃达丰显然也早有打算———沃达丰的历史告诉人们,一旦球队走下坡路他们就会弃若敝履,2004年橄榄球世界杯期间输给英格兰队的澳大利亚队便是例子。

老格雷泽必须找到别的赞助商来填补空白,贸易主管安迪·安森说,大把的亚洲公司愿意赞助曼联,尤其是有着2000万球迷的中国,据他透露,澳门及其赌博业正在商谈赞助事宜。但如果不先稳定住总价高达1.77亿英镑的最大赞助商耐克,2006年赚9900万美元的预期将很难实现,尽管官方发言人一再声称耐克方面不会动摇。

格雷泽家庭为购下曼联负债达5.4亿英镑,2.65亿由格雷泽家族的财产做抵押(其中包括曼联俱乐部),另外2.7亿融资来自高收益基金,是由Och- Zif等3家美国基金以高收益有价证券的形式购买。后面这部分基金负债每年利息是4600万英镑,超过曼联去年盈利的两倍,即每天要支付12万英镑。这种近似高利贷的有价证券每年以12%的利率滚动,5年内,这笔钱就将增加到接近5亿英镑。格雷泽家族希望再筹到更便宜的资金以取代这笔高收益基金,但以曼联目前节节下滑的战绩、步步萎缩的赢利,这个计划离现实越来越远。

按格雷泽家族的计划,接下来5年内的税前盈利应增加50%,营业利润应增加两倍。无缘欧冠联赛16强后,本年度300万英镑的年收益飞了。而且,假如曼联能够继续留在冠军联赛并且赢得冠军,原应另有1500万至2000万英镑的收入。出局的另一负面影响,是高收益基金的条款使得再筹资金变得复杂起来,因为从理论上讲当公司经营出现问题时,高收益有价证券持有者可以将公司普通股持有者取而代之,意即普通股持有者利益得不到保障。这种情况下,曼联要再筹资金有一定困难。

富贵荣华似白云苍狗,一个王朝的兴衰荣辱同样如沧海桑田。自赢得“三冠王”以来,曼联声誉日隆,即使2003年至2005年连续两个赛季没有进入冠军联赛8强,即使购入了鲁尼等3位高薪球星,即使球员们的工资上涨令税前盈利下降,真正的财政危机却似乎距离曼联十分遥远。

“秦淮水榭花开早,谁知道容易冰消。”自格雷泽家族觊觎曼联并成功收购以来,这支英超豪门除了收购期间在股票市场上获得过一丝虚假繁荣的表象外,如今,内外交困的格雷泽家族要拖动曼联这辆华车却是越来越困难了:球迷们从一开始即反对收购,一度达到要“罢看”的地步;赞助商沃达丰11月宣布提前两年终止赞助合同;冠军联赛的小组赛出局导致俱乐部减收1500万至2000万英镑,给曼联的财政状况带来最沉重的一次打击。

以上是曼联俱乐部2001年至2005年6月格雷泽家族收购成功为止的股票价格走势图。从上图可以看出,自2001年以来股票一直呈下落趋势,直至2003年谷底后才收复失地。实际上,曼联的股价在谷底时几乎滑落至1991年的发行价,由于球队将被收购的传闻才反弹,上涨近1倍。之后,格雷泽家族收购一事逐渐趋于明朗,股价开始在高位徘徊。

曼联的股价走势并非独此一家的偶然,尤文图斯2002年上市以来市值也跌了一半。实际上,欧洲足球股票的走势差不多难逃这个模式,长期投资于上市球队根本就没有太多油水,上世纪90年代中晚期疯狂投资足球的浪潮已经过去,连莫拉蒂家族也开始以理性来面对足球商机。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